新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半仙 > 第四零八章 紧迫
    答案明摆着,天泉在哪,没人知道,得去找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众人或多或少为之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不管之前是不是为了天泉来的,在未靠近前,多少觉得和自己距离太远,又还有其它心思,在这方面是没什么过多念头的,当发现自己真的有可能接触到“长生”时,真的可能会拥有永生之躯时,说一点感觉都没有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下意识都往四周看了看。

    庾庆又问:“有地泉、人泉和天泉,若找到三泉,如何区分?”

    吴黑:“不知道,就算是我父亲和伯父也不太清楚。不过他们当年偶然间知道‘三生泉’其实是三口泉后,获悉了一句话…”说到这,似乎有些犹豫,扫了众人一眼,显然是不知该不该说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互碰,能理解人家的心情,如此隐秘,确实不足以随便对外人言。

    庾庆看了眼自己扛着的金棺,最终还是问出了口,“你说这是地泉,便已经排除了最大的凶险,剩下的无论是人泉还是天泉,都无害了,不管找到哪个,任何人都可以不加区分的浸泡了,你说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吴黑想想也是,终于开口说了出来,“天道以九制,地理以八制,人道以六制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后面面相觑,南竹问了句,“完了?就这个?”

    吴黑点头。

    南竹又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吴黑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好吧,南竹当自己没问过,又看向其他人问:“你们谁懂?”

    庾庆放下了金棺,拿着荧石围着水池的池台转圈查看,看能不能找到与那句话的对应处。众人见状意识到了什么,也跟着一起查看,包括吴黑在内,他也是第一次来此见到地泉,以前只在父辈的传说中听过。

    细看之下,能发现池台上雕刻的图案十分诡异,似乎是各种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沈倾城嘀咕了一句,“堂堂仙宫里面雕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,感觉奇奇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同有此感,继续绕着圈观察,光芒下的池水依然非常清澈,不时气泡咕咕翻涌上来。

    “八!”

    宁朝乙忽发出一声,停下了,指了指在水池边围了一圈的人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着他,南竹反问:“宁先生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宁朝乙再次指了指几乎绕了一圈的他们,“池台,你们看,花瓣状,刚好是八瓣拱合的花瓣。八,地理以八制,算不算是刚好吻合上了!”

    众人依言观察,没错,发现果然是八瓣。

    “三生泉是以池台瓣数来区分的吗?”南竹问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皆无言以对,这个谁知道?

    于是大家继续查看,最终也未能看出任何名堂,接下来也无需多说,看不出名堂就去找,找到了其它泉再继续研究也不迟。

    南竹带头之下,其他人先纷纷跟着他朝大门口去了。

    不是刚才进来的大门口,而是仙宫的大门口。前者是楼阁的大门口,现在看来,反而像是一处后门了。

    大门像是一处城门楼子,厅堂内出来向下是出城门,不下台阶走两侧则直接走上了城墙,一群人走到城墙,眺望宫外风光。

    星月辉映,还有围绕仙宫的云雾。

    “果然这里才是正门。”南竹舒爽而叹。

    牵着儿子走来的吴黑,朝城楼上的屋檐示意了一下,再次提醒众人,“走出封印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,所有能进出的地方,基本都以屋檐为界,越界了就出了禁制,再进来要再次兜圈了。”说罢又转身牵着儿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庾庆也转身走人,对两位师兄招呼了一声,“找天泉!”

    南、牧二人知他惦记着尝试用天泉复活乔且儿,当即放下赏景事,赶紧跟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面对可能就在眼前的长生,其他人也没了心思,也赶紧入内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都进去了,城楼外的一座山头后面,铁面人等才缓缓冒了出来,如何掌握进入仙宫的办法,显然成了他们最要紧的事。

    仙宫大殿异常宽大和空旷,几乎看不到任何陈设,穹顶更是高高在上,也不知当年的仙人弄这样的宫殿是干嘛用的,反正看着不像是正常的宫殿。

    庾庆等人一回来,立刻循着四周的台阶上楼,一群人又穿梭在内部的亭台楼阁中。

    宫外的山壁上到处是亭台楼阁,宫内的闭上也到处是亭台楼阁,这也算是奇观。

    于是仙宫外的一群人立刻发现了异常,不时见到亭台楼阁内有光亮闪现,一群人迅速朝着光亮地带摸了过去,一路悄悄跟着光亮走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便排除了庾庆师兄弟三人,没一会儿便将从一廊檐下露面的宁朝乙给堵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站在扶栏外堵他的是高远,堵住他后,高远立刻挥手示意一番,然后就是几条人影悄没声息的溜了过来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赶到的铁面人伸手试了下,又触动了虚波,他看了看其它门窗里闪烁的光亮,当即低声问道:“怎么进去的?”

    宁朝乙眨了眨眼,“从山脚下一个大洞窟里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铁面人:“我知道那个洞窟,我问你怎么穿过这防御进去的?”

    宁朝乙:“不知道,那个叫吴黑的家伙给了我们一人一个金丸,我们拿着那东西就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铁面人当即伸手:“金丸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宁朝乙则摊手,“没了,一进洞窟,那金丸就烟消云散了。”

    铁面人很是怀疑的眼神盯着他,又问:“那你们怎么出来?”

    宁朝乙:“我现在就能出去,眼前就能出去,你们进不来,我出的去,这封印只阻止进入,不阻止出去。”

    铁面人刚想验证他的话,负责警戒的人当中忽有人出声道:“先生,天上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抬头看去,旋即又纷纷迅速矮身找地方躲藏,宁朝乙也不例外,侧身躲在了柱子后面。

    夜空中,似乎有一个人在飞,但明显又长了一对大翅膀。

    来者从众人头顶飞过时,众人借着月光才看清了大概样貌,獠牙鬼头,狰狞恐怖,双手利爪,肤色黝黑,没有毛发,头戴金箍,背生肉翅双翼,下半身倒是人的装扮。

    怪物在空中盘旋了两圈后,落向了仙宫大门,能看出本是想落在那城门楼子上的,结果被虚波撞了一下,只得翻飞落地在了城门外。

    令众人惊疑的是,怪物落地后,迅速收了双翅,转瞬又化作了人形,变成了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。

    一见此人,宁朝乙吃惊不小,铁面人他们没见过,他却是见过的,这化作人形的怪物居然是裂谷山庄的大庄主吴刀。

    吴刀显然是被仙宫内闪烁的光亮给吸引了,又迅速朝光亮闪烁处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宁朝乙暗道糟糕,当即对外面的铁面人低声道:“先生,那是裂谷山庄的大庄主吴刀,不能让他跑了,他一跑,很有可能把他背后的吴老太爷给引来。”

    铁面人闻言立马盯着夜空到处扫视。

    他的警惕心可以理解,万一那老家伙就在附近,他这一动手,无异于主动找死。

    然就因为他这犹豫,吴刀已经又化作双翼怪物腾空而去了,哪怕是高远也不敢去追。

    宁朝乙暗道完了,那位大庄主肯定是报信去了。

    铁面人显然也有些急了,回头问道:“找到天泉没有?”

    宁朝乙:“没有。那个吴黑对这里也不熟悉,正在找。刚才这怪物来了,我得回去通告他们一下,不然等到那位吴老太爷来了,我们都得倒霉。”他扔下话就跑了。

    铁面人尚在犹豫下一步该如何,对他的离去一时间竟没反应。

    回到仙宫内,宁朝乙立刻大声招呼,将庾庆等人全部召集了过来,快速把刚才的事情给讲了遍。

    众人听后顿感忧心,纷纷看向这仙宫内的巨大空间,南竹挠脸:“这里面大部分地方我们都还没有查找过,就这样放弃了岂不是白忙一趟。”

    庾庆思索着说道:“不会,他们要进也要走我们进来的那条路。派个人去后门口盯着,发现他们进来了立刻报信,这里的出口很多,我们随时可以撤离。老九,你去后门口守着,我们其他人抓紧时间继续找。”

    他不找到天泉显然是不肯轻易罢休。

    吴黑点了点头,显然也认可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牧傲铁应下,飞身跳了下去,直奔后门方向。

    宁朝乙又问:“铁面人那帮家伙怎么办?”

    庾庆就一句话,“先不管他们。快点,我们抓紧时间继续找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顿时又散开了,继续在内部的亭台楼阁中穿梭寻找……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后,仙宫外笼罩的云雾中飞出一张抬轿。

    一张简单而粗糙的木头躺椅上,吴老太爷翘着二郎腿安躺在那,手上抓着冰蓝戟,两个长着肉翅的妖魔如同轿夫抬着,还有一个头戴金箍的妖魔伴飞在旁,手上抓着一只黄金鸟。

    两名轿夫身上也挂着还不时动弹的黄金鸟。

    吴老太爷手中的冰蓝戟如同指挥棒,抬轿的妖魔听从指挥,抬着他飞往了山脚,飞到了那座巨大的洞窟前,直接穿过虚波涟漪而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