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西游: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六耳·大忽悠·猕猴(九千字大章,求订阅!)
    ,西游:第四天灾横推三界

    孙悟空能用变化之数忽悠金角银角,六耳猕猴自然也能用变化之术忽悠黑白无常,虽然黑白无常的修为要比金角银角高那么一点,但金角银角作为太上老君的童子,见识可丝毫不低。

    为什么依旧被孙悟空忽悠得找不到北,用真的紫金葫芦,换了个假货呢?

    就是因为越是有点见识的人,在找不到破绽的时候,才越容易上当受骗。

    就想普通小市民,你给他个如来神掌,告诉他练会了以后可以警恶惩奸,维护世界和平,你看他信不信?现实不是电影,小老百姓也不是小时候的星爷,他能上去维护你一脸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不是普通小市民,而是武林高手呢?

    假如那个武林高手又知道如来神掌,还看过其中一两式,而偏偏那一两式,就跟你画的那个假秘籍一模一样呢?

    保准一坑一个准。

    你用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”,配上“九阴真经”四个字,乱写一篇经文,也能骗过欧阳锋。

    真真假假,让懂得的人自认为“看准了”,那才是最天衣无缝的骗局。

    而此时,咱们的六耳·大忽悠·猕猴,就打算冒充欧洲死神,好好骗一下黑白无常——不要奇怪六耳猕猴为什么会知道欧洲死神,日夜相处,在上千万玩家的熏陶,加上他有意的补充学习下,六耳猕猴什么不知道?

    他不光知道死神,还知道宙斯、雅典娜,知道圣斗士星矢!

    甚至,就连敖丁,不对,是奥丁,以及他那雷神托儿、洛基两个儿子,外加“妇联”一众超级英雄,六耳猕猴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那善聆音,能察理,知前后,万物皆明的特性,可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非常非常聪明。

    因此,他摇身一变,成了个身穿黑袍,手持黑色镰刀的死神。

    “吓,这是什么鬼?”黑白无常乍一看到六耳猕猴,都吓了个一跳,实在是那身装扮太过于另类,看起来根本不像是神,反而像是个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对,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虽然是鬼,但也是神,阴神,地府阴司十殿阎罗、五方大帝、四大判官,都是正儿八经的神明,有着天道敕封的神位。

    而六耳猕猴此时所变的这个死神。

    黑袍、黑眼圈、紫嘴唇,一点神韵都没有,活脱脱的一个妖魔样子。

    还好六耳没有再硬核一点,直接变骷髅架子。

    否则黑白无常两兄弟,搞不好都会吓得直接“大威天龙”,先打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何方妖孽?”黑无常喝道。

    同时哭丧棒对着六耳猕猴,准备稍有异动,就上去先来一顿胖揍。

    作为地府无常,他也有这个底气:放眼三界,甭管何方神圣,地府都惹得起,只要是能打过的,甭管什么神佛坐骑,或者玄门弟子,直接打就行。

    只要不打死,有回旋的余地,就屁事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会有人跟地府死磕。

    至于打不过的,当然,挨了揍,也别想有谁给出头。

    地府的大能,现在基本上都出不了幽冥,不止是后土,地藏王菩萨也出不了,地狱不空的誓言不光是让他成不了佛,也让他离不开地狱。

    但无论怎么样,地府依旧是三界除了天庭、佛门之外,第三强的势力。

    横行霸道一些,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谁是妖孽,你说谁是妖孽呢?”黑白无常霸道,但六耳猕猴却露出了比他们还要霸道的神情,一脸鄙视地说道:“我,死神,冥界之王奥西里斯·哈迪斯·撒旦的头号手下,掌管人间勾魂适宜的尊贵存在,怎么可能是妖孽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黑白无常对视一眼,都在对方眼中,看到了疑惑。

    冥界之王?

    奥西里斯·哈迪斯·撒旦?

    名字到是挺长,但是要说冥界之王,开什么玩笑?幽冥地府十殿阎王里,可没有这一位,幽冥界各大鬼王里,也没有叫这个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没听说过?”六耳猕猴询问。

    闻言,黑无常跟白无常都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。

    谁特么知道撒旦是个啥玩意儿?

    “也对,你们黑白无常只是幽冥界的小官,没进行过‘中西方阴曹地府交流大会’,自然就不知道极少来这边的撒旦大魔王了!”六耳猕猴说:“要是换成牛头马面估计就知道了,想当年还是妖族天庭时期,那时候阴曹地府还没有轮回,牛头跟马面随着酆都大帝一起,也是去过一次西方冥界的,还有一个小迷弟,学着他们,也弄了一个什么狮身人面呢!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黑白无常立刻不服气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是说我们不如牛头马面?”黑无常道。

    “官儿绝对没他们大,不然竟然会不知道我?”六耳猕猴摇摇头,说:“算了,不跟你们两个扯皮了,我现在犯了大错,正愁着呢,没工夫搭理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低下头,自顾自的摆弄起了“齐天大圣”娃娃。

    这叫欲擒故纵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你主动凑上去,别人反而不会当成一回事儿,但让别人自己去看到,自己凑上来,同样的事情,结果却会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比如,男人凑上去讨好女人,那叫舔狗。

    女人凑上来再给点好颜色,那叫知道疼女人。

    扯远了,再说当下。

    六耳猕猴低下头不再搭理他们之后,就开始对着个“齐天大圣”娃娃,不停地释放法力。一边释放,还一边说:“般若诸佛,世尊地藏,大威天龙,妈咪妈咪哄!”

    当然,不是用洪荒语,而是汉语。

    说出来之后,别说黑白无常了,就算是如来佛祖过来,也听不出那是个啥子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光是咒语,也有洪荒语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第一次勾错人,求你了,快点复活,元神归位啊!”六耳猕猴对着那娃娃说:“你是归地府管的,专业不对口,撞我刀上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说罢,还给布娃娃丢了两块蕴含天地灵气的玉石过去。

    还别说,一时间,那娃娃真的有了几分齐天大圣的气息,但是转瞬即逝,一闪又变回了娃娃模样,让黑白无常看着非常揪心。

    “你那时何物?为何会有孙悟空的气息?”白无常询问。

    闻言,六耳猕猴立刻白了他一眼,道:“废话,这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魂魄,你说怎么会有他的气息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黑白无常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而六耳猕猴,并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,就又说道:“唉,我只是来追一个通缉犯的,明明都把他消灭了,结果那个猴子突然跳出来,咣当一声就撞在了刀口,这可咋办?我的斩魄刀可不是一般东西,一刀切下去,会把灵魂勾出来变成娃娃。除非拼着自损修为,废掉斩魄刀,否则那娃娃根本不可能变回去!”

    说罢,又念了一次地球语的“大威天龙”。

    然后复原失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白无常走过去,拍了拍六耳猕猴的肩膀说:“大家都是阴差,也算同行了,你有什么麻烦可以跟我们哥俩儿说,我们能帮一定会帮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就是要帮他复活孙悟空。

    这算是已经信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没办法,那娃娃上的孙悟空气息,可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把它复活。”六耳猕猴拿出娃娃说:“死神跟阴差一样,都是不能随便勾魂的,勾错了一般人还罢了,最多回去被臭骂一顿。可勾错了地盘,一旦处理不好,那就是东西方冥界的外交事件,我会被我家冥王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黑无常安慰一句,然后拿走娃娃,跑到一边去,尝试复活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那个娃娃,就是一个普通的布娃娃。

    没什么奇特之处。

    但是,三界之中也不乏有把人变成羊,把石头变成金子,把要怪变成兵器的例子,因此他也没多想什么,就在那边开始尝试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白无常,则跟六耳猕猴套起了话。

    “话说,你们西方冥界,都有什么神明啊?”

    “也没几个,就一个奥西里斯·哈迪斯·撒旦大人,还一个死亡女神海拉。”六耳猕猴咬牙切齿地说:“都怪海拉那个蠢女人!看上谁不好,结果偏偏看上了一个紫薯精,别国被人家骗财骗色,连她父亲哈迪斯大人给她的生日礼物‘灭霸手套’都被偷了走。那一偷不要紧,‘啪’的一个响指,西方一半的生灵就那么没了,那个天道恶意啊,简直不要太多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无常听的是一脸的懵逼。

    但是虽然听不明白,可还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后来撒旦大人就派我去追缴那紫薯精,我一路追过精灵王国,追过矮人村,追过哈利·波特魔法学院,还在大魔法师甘道夫的请求行,顺手帮他们解决了一个伏地魔。”六耳猕猴说:“终于,我追到了三界,在这花果山脚下,成功把紫薯精给截住了。可就在我砍出最后一刀的时候,那只叫‘齐天大圣孙悟空’的猴子突然跳出来,撞上了我的刀口。”

    说打这里,他顿了一下,一本正经地辩解道:“我告诉你,我绝对绝对,一定绝对没有想过要勾他的魂魄,这个你们可要给我作证啊!”

    白无常闻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特么什么都没看到,我给你做个昴日星官他儿子的证啊!

    “后边你们都看到了,我在想尽办法复原孙悟空,但是被‘斩魄刀’勾掉的魂魄,是在难以复原,我是真没有任何办法了。”六耳猕猴说:“实在不行,也就只能把那个娃娃销毁,让那个猴子形神俱灭了。到时候哪怕回去受罚,我也认了,谁让咱自己没留住手呢!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闻言,白无常下意识的点头说:“是是是。”

    但下一刻,就发现了不对,摇头说:“不是,那个猴子是个无辜的生命,他上有老,下有小,就这么销毁了,你忍心吗?”

    销毁孙悟空?

    销魂是不可能的,黑白无常绝对不同意销毁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不知道西游量劫,也不知道佛门大计,但却知道地府十殿阎王,以及地藏王菩萨,都非常看中孙悟空,这要是一个不小心给整没了,他真的怀疑……会不会直接开启中西方冥界大战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十殿阎罗里有好几个,都喜欢打架。

    早就想找个什么干一场了。

    “这我也不忍心,可我又能怎么办呢?”六耳猕猴说着,注意到了另一边黑无常的表情,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他尝试了很多符咒,道门长生咒,佛门往生咒,天庭《稳字经》,妖族《南无加特沙雕经》……不论怎么弄,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那个布娃娃一定的要还原成魂魄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别试了,我试过了,根本不行。”六耳猕猴说:“现在这种情况,出发直接碎掉斩魄刀,不然是不可能把他还原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黑白无常立刻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那刀不错嘛。”白无常说。

    “借来用一下,我想修剪一下指甲盖。”黑无常说:“俺的指甲年多,老结实了,一般的刀都修不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六耳猕猴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坚决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碎了我的斩魄刀?做梦!”他说着,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但黑白无常挥舞链子,却把他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然后一个按住他,一个拿刀,用哭丧棒恨恨地一砸……刀直接断成了两节。

    “去!”六耳猕猴心里说着,对着娃娃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立刻,那娃娃摇身一变,成了一个光鲜亮丽的齐天大圣——那个衣着,那个气息,黑白无常都能一眼认出来,那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快,直接给勾走,后面的事情,就跟我们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,当那勾魂索套到“齐天大圣”头上时,他突然漏气儿,没了。

    又一次变回了娃娃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黑白无常疑惑。

    那学自菩提祖师的变化之术,骗不了真正的大能,但是骗一骗黑白无常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们说了直接碎刀就行?”六耳猕猴道。

    闻言,黑白无常都看向他,一脸的懵逼。

    不是你说的吗?

    “不能光碎刀,还得有一个大能,帮他稳定住魂魄才行。”六耳猕猴说:“碎刀只是放出魂魄,但是怎么复原,依旧是个问题。目前刀只是断掉,还没事情,你们要是给砸碎了,那猴子立刻就会魂飞魄散,大罗神仙来了,都救不了!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闻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早知道,真尼玛直接把孙悟空打残带去地府得了!

    搞成现在这个样子,自己两兄弟,都有些骑虎难下了!

    “那就带回地府,让阎王陛下给复原就是了!”黑无常说。

    白无常闻言点头。

    但是,六耳猕猴怎么可能愿意?他直接拦住了二人,说道:“太不讲理了,那是我的本命法宝,你们怎么能直接拿了走人?这样,我跟你们一块儿去,我去找你们阎王给评评理,就问他地府的人那么霸道,动不动抢人家本命法宝吗?”

    说罢,露出了一副要跟二人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看的黑白无常都是一脸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这个,老黑,抢人家东西好像却是是不对的?”白无常一脸尴尬第说。

    闻言,黑无常也是一脸的尴尬,道:“那个,一时心急。这样,死神兄弟你把那个什么‘斩魄刀’先借给我们用一下,等我们到地府释放了魂魄,在还给你怎么样?放心,我们地府有的是大能,保证让你的法宝恢复如初,威力只会更强,一点都不会减少。”

    这也算是一个很合理的处置方式了。

    如果情况真的是那样,这样处理毫无问题,两方会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“死神”可是假的,他的真实身份是六耳·大忽悠·猕猴,可不能同意,于是摇着头说:“不行,我要跟你们一起去地府,说明原委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黑白无常的脸色,立刻难看了。

    说明原委那还得了?

    自己两兄弟办事不力的罪责,显然是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另外,看这“西方死神”的脸色,很显然是想要找阎王告自己兄弟一状,怎么可以让他得逞?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,你在这‘孙悟空’的肉身守着,我们两兄弟前去找人帮忙还阳,弄好了就回来把斩魄刀还你,你看如何?”白无常说。

    闻言,六耳猕猴笑着,摇了摇头头,道:“我怕你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哥儿俩就是这么不讲信用的人吗?

    “最起码得压点东西!”六耳猕猴又说。

    “那,我们也把自己的勾魂法宝‘勾魂索’给你,这总行了吧?”黑无常说:“要是还不够,俺老黑的本命法宝‘哭丧棒’也给你。你守着石猴的身躯等俺们回来,咱们再各自交还法宝,总行吧?”

    接着,白无常也说:“对呀,一样。”

    反正不管怎么说,一定不能让这位“死神”去地府,否则一告状,自己兄弟之前抢人家本命法宝的事情,就被阎王知道了。

    也会留下办事不力的罪名。

    而要是只带个“斩魄刀”回去,那就好说了——当事人不在,那怎么样,还是不是随便自己两兄弟编?

    反正阎王又不知道人间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说,法宝留下来会不会丢了,他们完全不担心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三界之中敢黑了黑白无常法宝的,还真不多。真要是被黑了,反而好了,到时候所有坏的地方都推给这死神,他什么黑锅都得背。

    而且,法宝还能原模原样拿回来。

    在黑白无常看来,只有一个冥王外加一个死神,以及一个死亡女神的所谓“西方冥界”,怕是强也强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可能都未必要阎王出手,牛头马面过去,就能震慑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留在这里看着孙悟空的身体?确实得看着,不然肉身毁坏了,他的灵魂就算复活,也没用。”六耳猕猴点头,说:“但是,你们的法宝得全压在这里,不然我怕你们直接跑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都压着,等我们回来。”黑无常说着,率先把自己的哭丧棒跟勾魂索,递给了六耳猕猴。

    而白无常,也把法宝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那行,就这么说定了!”六耳猕猴强忍着笑意说。

    没想到黑白无常竟然这么好骗?

    还地府阴差,呵!

    黑白无常很快捧着个“斩魄刀”,前往了地府。

    而六耳猕猴,则迅速钻回身躯,带着勾魂索跟哭丧棒,前往了花果山水帘洞。

    看到那面前的四件法器,几个头部玩家的表情,是懵逼的——他们是实在没有想到,这六耳猕猴竟然会那么能干,不等自己等人复活了去打boss,竟然先把boss的装备给搞到了手。

    “该怎么用这东西复活?”六耳猕猴询问。

    闻言,一众玩家都是摇头。

    如果是活着的状态,那好办,直接攻击法宝就行,拆了就可以得到其中“轮回碎片”。

    其实轮回碎片,说是碎片都不恰当,应该叫做“痕迹”才对,因为轮回一直都在那里,从未破碎过,也没有人能破碎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!”菩提祖师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黑白无常抱着所谓的“斩魄刀”返回了地府。

    “陛下,出了点岔子,有个外来的阴差在我们前面勾走那孙悟空的魂魄,封印在了这布娃娃里。”白无常跟十殿阎王说。

    闻言,十殿阎王都是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外来的阴差?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我现在把它释放出来,一会儿陛下记得帮忙稳住魂魄,别让那猴子魂飞魄散了。”黑无常说着,一用力,捏碎了整个斩魄刀。

    之前砸那一哭丧棒,他就发现了,这西方死神的斩魄刀,似乎很水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多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斩魄刀应声而碎,那齐天大圣娃娃,也随着它的破碎,开始变化,但是变着变着,却最终变成一根猴毛,飘落到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孙悟空魂魄?”秦广王黑着脸说。

    而黑白无常,还有些无法理解,疑惑道:“好好的魂魄,怎么就变成猴毛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的勾魂索跟哭丧棒呢?”牛头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额,那个,在那个封印孙悟空魂魄的外来死神那儿了。”白无常说:“他正在帮我们看守孙悟空肉身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似乎,情况有些不大对劲?

    接着讲明白事情原委,地藏王立刻说道:“你们被骗了,整个三界只有一个幽冥,那便是这里。整个三界也只有一批阴神,就是我们。没有什么撒旦,没有什么哈迪斯,还死亡女神,还紫薯精,你们有听说过紫薯能成精的吗?成精了也不是紫薯精,那是藤妖!就像所有果树成精,都是树精,而不可能是什么苹果精、梨精一样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黑白无常立刻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貌似还真是这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哪有果实成精的?

    就像一头牛成精了,那得是牛精,不可能变成牛角精的,也不可能是牛蹄精!

    “那个该死的东西,我们……”黑无常说着,突然吐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紧接着,白无常也吐一口鲜血,迅速陷入虚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十殿阎王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轮回印记被抽了!”地藏王菩萨阴沉着脸,说道:“黑白无常先歇着吧!牛头马面再去一趟,务必把孙悟空给勾过来!”

    闻言,牛头马面点头,一同前往了花果山。

    只是,黑白无常没能讨得了好,牛头马面又能吗?

    论修为,他们却是比黑白无常高一点,都是金仙巅峰,大概跟龙王等同的地步,放眼三界也不算弱。

    但是,论头脑,他们其实还不如黑白无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果山,水帘洞中,赤猴等人的复活时间大幅度缩短,从原来的几十天,便成了十几天。

    虽然依旧很长,但是,总归减少了将近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“用轮回印记去减少复活时间,这个可行,理论上就算是准圣,也可以减少到零。至于圣人就不说了,能不能死,都还是个问题。”菩提祖师跟陈修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陈修点头,说:“准圣、圣人就不想了,大罗如果复活时间够短,也够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只是大罗,只是少部分头部玩家,要是能迅速复活,一天打他个几十次生死之战,哪怕一直刮痧,也能刮出大量经验。

    “倘若可以一秒复活,绝对可以横推三界!”

    “但是那不可能,零复活时间只是理论上,得有人独自刷穿地府,才有可能实现,谁能做到?”陈修又摇了摇头,说:“地府的水很深,地府的高手,也都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地府不是龙族。

    龙族或许隐藏着曾经作为洪荒霸主的底蕴,但都不用隐藏,人家就是实实在在的强大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算是龙族的“始祖龙”,也不过准圣而已。

    可地府的“大德后土娘娘”,那是圣人!

    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圣人,但至少在力量上,绝对是圣人级别,寻常准圣连撑她一招都没有可能,更不要说刷穿她所坐镇的地府了。

    那不存在。

    真有那份力量,无需夺轮回印记,就已经无敌了!

    外面,花果山脚下,左思猴头上缠着绷带,身上打着石膏,正躺在石头上修养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等级这么低,直接复活就是了,用得着这么麻烦吗?”有玩家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懂个什么?这不叫麻烦,这叫体验,不缠一身绷带,你们怎么能知道身受重伤是什么感觉呢?再说了,黑白无常打出来的伤,放眼《逆命》几乎就这独一份,是一种殊荣!”左思猴说着,目光无意识的一扫,立刻愣了。

    只见面前,迎面走过来一只牛头妖怪,一只马脸要怪。

    分别顶着“69级地府大将牛头”跟“68级地府大将马面”字样,非常刺眼。

    “我艹,牛头马面?”左思猴连滚带爬的站起来,扑过去抓住牛头马面的大腿道:“你们也揍我一顿吧!那样,我就能集齐牛头马面黑白无常,地府四大阴差的毒打了!”

    牛头马面:“???”

    还特么有这种人,想要凑齐四大阴差的毒打?

    然后干什么?

    上天庭找御敌告状去吗?

    “去去去,虽然你的要求很奇怪,但是我们懒得理你,再纠缠消息哥儿两个给你送地府去!”牛头说:“我们可不是黑白无常那么好说话的鬼!”

    他这是恐吓。

    但是,左思猴闻言,反而更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抓我去地府?好啊好啊!”左思猴说:“我要下地狱,什么油炸、刀劈,全来一套。拔舌地狱也得走一遭,十八层地狱一个都不能少。对了,听说十八层地狱还有一个地十九层,号称‘无间地狱’是不是?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顿了一下,又道:“难得下地府一趟,不做个全套,怎能离开?”

    牛头马面闻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牛,我是不是还没睡醒?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也是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,他们是真的碰到了一个非常另类的“作死猴子”,非要下十八层地狱体验一番,还要下无间地狱,做个“全套”,说得简直跟逛窑子一样!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“你真不怕死?”牛头瞪眼。

    “又死不了,我怕什么?”左思猴说:“说起来,我还想尝尝孟婆汤,看看那是酸的,还是甜的,又或者是苦的?听说奈何桥后面就是黄泉了,在里面泡澡舒服么?水深不深?水流急不急?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上次听说有人在地府见到了一个93级的孟婆,她漂亮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是在忍不住的牛头,给了他一拳头。

    立刻,左思猴卒,享年……这货等级不高,很快就重新跑过来,又缠上了牛头马面。

    “别走啊,两位大哥,刚刚身上有伤行动不便,没有好好招待,现在弟弟给你们补。来,尅阔紫树。”左思猴说着,拿出了两根香烟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地球产的,而是这个世界的土产品。

    烟草是最简单的,早就在这里形成经济线,开始大量售卖。

    牛魔王没事儿的时候,都会来两根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我们不抽烟!”马面说。

    他现在感觉是特特么的烦人。

    “那,尅口阔略?”左思猴又拿出两瓶子漆黑的饮料,递给了牛头马面。

    立刻,牛头马面看向他的脸色,变得怪异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猴子为什么脑子不正常了,肯定是那个什么紫树吸多了,可乐也喝多了。”牛头说:“虽然他们能复活,但却是带着记忆的,一旦傻了,就会永远痴傻,好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马面不由得感慨:“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左思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最终还是没能如愿以偿的下地狱。

    不过,牛头马面两位大佬看他可怜,到是给留了点东西——一张安魂符,蕴含一部分轮回印记,能够让……左思猴作死的时候,复活得快一点。

    这是牛头马面不可能想到的功效。

    另一边,头部玩家还没有复活,马天王跟流天王不问花果山事务,一切大小事情,都扛在了六耳猕猴而肩上。

    而最主要的,就是牛头马面。

    这哥俩不是黑白无常,有备而来,来者不善,轻易恐怕打发不走。

    留着推也不行,金仙初期的boss还能打打,这种金仙巅峰的,真开打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,复活时间会非常的长!

    “他们非要勾走大王的魂魄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六耳猕猴疑惑。

    虽然孙悟空躲在了天上,暂时没有性命之忧,但总有地府阴差来勾魂,也不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而且,由于一些原因,他也搞不明白地府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地府勾魂,孙悟空大闹地府的未来,他已经从玩家口中知道了,而且不是一次。但正因为次数太多,反而让他迷糊了。

    有的说那只是做戏,孙悟空走个过场,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也有的说,地府真的想要趁机弄死孙悟空。

    还有人说,地府看上了孙悟空的气运,所以勾魂夺走一部分,代价是猴子那一类要怪,从此都不再受地府管辖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说地府根本不存在,勾魂的黑白无常其实是天蓬元帅跟卷帘大将变的。

    总之,说什么的都有,因此一时之间,他是真的迷糊了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该听谁信谁。

    “天灾神猴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,但是上天是公平的,赋予他们得天独厚的天赋,也收回了他们中一部分猴子的智商。”六耳猕猴不由得感慨。

    但是,感慨归感慨,天灾神猴一族如何如何,那不是他应该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牛魔王离开了,孙悟空不在花果山,太保又大部分处在复活之中,黑狐狸也跟孙悟空一起在天上睡大觉,因此花果山的事务,他都得想办法处理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先把这牛头马面蒙混过去再说吧!”六耳猕猴最终道。

    于是乎,在几个太保的商量下,为了应付牛头跟马面,以及顺带着坑一下深海那边的“巨鲲”同志,花果山在六耳猕猴的主持下,开办了一场大型“村宴”。

    也就是吃席了。

    办丧事。

    谁的?

    齐天大圣孙悟空的!

    “啥子?孙悟空被巨鲲妖帅打死了,还被抽走神魂?”牛头马面得到消息都,都懵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