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总有人想打扰我修仙 > 第一百九十七章给我吐出来
    周轩挑眉也跟着一起,同时问赵紫玥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往这边走?”

    “啊?哦,我,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猜的对不对,我听说这女修的第六感特别准,你别也是有特别准的第六感吧?”

    流觞真君说着给她使个眼色,赵紫玥:……

    “对!流觞师叔你真厉害,这你都知道!”

    面上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,看一眼前面

    “还真让我给猜对了,你们看,那边就应该是他们的老巢,咱们去看看!”

    等到他们来到嗜血魔狼的老巢之时,就发现这嗜血魔狼的老巢不知被谁给捷足先登,连坨狼粪都没有留下!

    “好家伙!这谁啊?坐收渔翁之利简直是,趁着咱们在那里斩杀嗜血魔狼,她竟然将这里给搜刮一空,别让我找到人,不然我一定要让那人将吃进去的给我吐出来。

    赵紫玥略带嫌弃的白他一眼

    “走吧!我这个第六感也不咋滴,竟然什么收获都没有,咱们再继续到处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轩原本也是冲着这些来的,他神识在这里方圆千里扫视一周后点头,随意找了个方向继续走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就遇到一只蚀天芒虎,这只蚀天芒虎朝着他们走来,迎面和她们对上,丝毫不废话,一声虎啸就朝着他们冲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流觞真君飞身而起,手一伸,手里就多了一只白玉箫,箫声化作万千丝绦,又如同金石拍岸,朝着岸那只蚀天芒虎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蚀天芒虎的攻击中也有虎啸这一技能。

    一声虎啸朝着流觞而去,虎啸和箫声在空中碰撞,二者都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只蚀天芒虎很强啊!”

    听赵紫玥这么说,周轩摇头

    “对手错了,应该你上的,而且大音希声,流觞的箫音还是欠些火候。”

    大音希声,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

    “其实流觞还是个剑修,他完全可以用剑的,我记得之前他就领悟出了剑意,偏偏他的本命法宝又不是剑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记着,如果一个人领悟出了剑意,那不管什么在他手上都是剑,都可以斩出剑意,没有必要拘泥于形态。”

    赵紫玥恍然一悟,这小子说的有道理啊!

    “师兄,你可真厉害,你这脑子怎么长的?”

    周轩朝他一笑,伸手敲一下她的头

    “小丫头日后的路还很长,慢慢学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对付蚀天芒虎的流觞真君,见到他竟然敲赵紫玥的头,眉头一簇,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怒意。

    怒意之下他嘴边的音调,直接换成了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刀剑金戈之声,也能将那头蚀天芒虎快速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这头蚀天芒虎的虎皮不错,紫,玄北要不要用这虎皮炼制一件斗篷?”

    赵紫玥看他一眼,又将目光放在那只已经死去了的蚀天芒虎身上,忍不住感叹

    “流觞师叔你可真厉害,这蚀天芒虎的皮竟然完好无损,你竟是从它的头部攻击的!”

    可不是么,蚀天芒虎的头都被打成筛子了,它身上的皮毛却是完好无损,果然最适合炼制一件披风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

    流觞说着忽然想到一个问题

    “玄北,你可知这蚀天芒虎的洞府在哪里,咱们去看看这蚀天芒虎的洞府内有没有什么好东西,这次总不能再被人给捷足先登了吧?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是

    “那咱们快去,师叔你将这头蚀天芒虎给收好,虎皮我就不要了,你自己留着炼制披风吧!”

    “咱们商量个事,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师兄了?叫我师兄不行么?说不定日后你的修为高了我还要叫你师姐呢!”

    流觞真君将地上的蚀天芒虎收好对赵紫玥道,赵紫玥白他一眼

    “柏松尊者那里可没有我师父千川那里的规矩,我师父给我们定制强者做师兄的规矩是为了激励我们修炼。

    只适合于我们两仪峰,可不能往宗门里放,你的辈分在这里摆着,我要是敢叫你一声师兄,回头柏松尊者不要劈了我?”

    流觞真君一想也是,他才出生没多久就遇到了荒年,即便是他带着前世记忆出生,他个婴儿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当时那叫一个惨,易子而食啊!眼看自己就要被人下锅给炖了,柏松师父忽然出现,施展云雨诀下了场灵雨后,将自己给带走,然后照顾着还是婴孩的自己长大。

    前世孤儿的流觞,有了柏松的照顾一步一步成长,他对柏松尊者如同亲生父亲一般,听赵紫玥说起师父,就想起师父对她还是紫玥魔尊时的各种不待见。

    甚至连杀她之心都有就不免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可如今不同啊!他若是猜测没错的话,玄北就是紫玥魔尊的转世,那她如今是正道修士了师父一定不会再反对自己跟她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个,也不是绝对的哈!”

    想起师父那里确是没有千川那小子两仪峰的规矩,而且师父还是个很注重规矩的人,算了算了,叫师叔就叫师叔罢!

    说话间赵紫玥道:

    “我感觉,那蚀天芒虎的洞穴应该在这里,奇怪了,怎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很正常,毕竟你只是感觉又不是真的确定就在这边,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!”

    周轩有些好笑,小丫头还真以为她的每次感觉都会准么?感觉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虚无缥缈。

    流觞真君想着,如果玄北是紫玥魔尊的话,那就必定来过这里自然会知道这里的情况,她既然说这里有蚀天芒虎的洞穴那就必然有,除非那头蚀天芒虎搬家了。

    搬家这个说法就有些扯了,那不然就是,这里有问题!

    将周轩要往别的地方去,就连玄北也不自信的跟着走,便蹙眉道:

    “等一下,这里有没有问题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试试?赵紫玥眼睛一亮,拿出之前从裴云芝那里得到的变异金苍耳。

    “那我用这个试试,这可是变异金苍耳。”

    如今她修为高了也用不上这东西,但用来试探这里还是很好用的。

    赵紫玥手上灵力转化成木系灵力,注入变异金苍耳中,就见这株变异金苍耳在木系灵力注入的一瞬间,长成一棵结满了黑色金苍耳的茂密盆栽一般。

    上面的金苍耳子已经不是金色,而是黑色带刺的小球,足足有鸡蛋那么大,对了,像是没有砸开的板栗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个厉害了,这倒底是金苍耳,还是板栗树啊?”

    赵紫玥其实对那位叫青竹的很是好奇,不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竟然能够培育出各种变异灵植。

    “这个,变异金苍耳,正好用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着将那金苍耳树一抛,一个个鸡蛋大浑身长刺的黑球就飞了出去,四面八方而去。

    落下之时还会爆炸开来,炸开后一股黑色的液体带着臭鸡蛋的味道弥散百米之远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绝了,你在哪里买到的,回头我也去买一颗,哈哈,呜!这味道真是臭的受不了了啊!快走!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果然有问题!”

    流觞真君说完被熏的就要飞身而跑,然而就在他冲出去的方向,那个方向的变异金苍耳子却没有爆炸开,而是统统倒飞回来。

    就这么好巧不巧的朝着流觞真君迎面而来,流觞真君倒吸一口凉气,又被臭的咳咳几声。

    赶紧祭出他的本命断龙伞抵挡,就听身后玄北喊一句

    “快换一件防御!”

    他本能的赶紧收了断龙伞换了一件盾牌法宝抵挡。

    接着那些倒飞而回的变异金苍耳子就在他面前炸开!

    一团团的臭鸡蛋一样黑色液体,带着那独有的臭气,将他的防御盾牌涂满。

    赵紫玥和周轩飞快快后退,赵紫玥干脆连雷遁都给用上了。

    周轩也不知道用的什么遁法,速度竟然不比自己的雷遁差?

    这二人都飞走了,留下的流觞真君悲催的待那些变异金苍耳子炸完后,才敢将那防御盾牌给撤去。

    无疑,这防御盾牌不能用了!

    若是自己的本命灵宝断龙伞,那还怎么往丹田里收啊?

    他整个人估计都要臭了,就在这个时候,啤呦~一声,一个变异金苍耳子落在他衣摆上,爆开!

    “啊~!是谁干的?给我出来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远处的赵紫玥和周轩:……

    “噗!哈哈哈~我实在是忍不住了!”

    周轩的唇角也忍不住勾起,正想着要如何将这流觞真君给支开,这就有了好法子,不然每次遇到妖兽这小子都冲在前面,他还想要顺便锻炼师妹的战斗力呢!

    若是他每次都冲在前面解决妖兽,那不是就不能顺便锻炼师妹,如今这倒是不错,看着从一处隐秘阵法中走出来的人,眉头微不可见的动一下。

    赵紫玥看到了,原来她记的没有错,那处真的有那蚀天芒虎的洞穴,只是洞穴前被人给用阵法挡住了。

    好高明的阵法,而布阵之人也是个大美女,虽然比自己差了那么一点点!

    啧!瞅瞅流觞那家伙,在美女面前竟然一点,呃,好吧,他如今衣摆处被炸出一团黑色黏液不说,除了散发臭味还被那些刺给扎在了衣摆上。

    目测,入肉三分!

    好惨!但她还是好想笑。

    流觞真君怒瞪出来的女人,伸手将衣摆,其实就是大腿上的变异金苍耳子的刺给一根根拔出来。

    哪个该死的变态培育的这东西,这刺如同钢针一样,扎在肉里那叫一个疼。

    双目死死盯着对面从阵法中走出来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是你!琼琳仙子!”

    听出了他话中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,琼琳仙子凤目眨了眨,忍住笑意,葱白如手一摊还耸耸肩膀

    “哎呀!竟然是流觞真君你啊!刚才没看清不好意思哈!”

    “没,看,清?!受死吧!”

    离殇真君那个气,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的说完,手中白玉箫从丹田中幻化出来,然后想到什么,还没将白玉箫给握在手上又收起。

    反手拿出一柄飞剑,就朝着这对面的琼琳仙子劈去。

    琼琳仙子可是三清宗宗主之女,单一土灵根的绝佳资质,修为更是到了元婴中期,对上流觞真君根本不惧。

    有个化神后期的爷爷和化神初期的爹,琼琳仙子身上什么保命的底牌没有?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人别这么大的火气,大不了我帮你将身上的那,臭味给祛除掉还不成么?”

    琼琳仙子一身嫩黄法裙,头上还有条明黄丝带穿插在如瀑黑发间,显得整个人都俏丽几分。

    很显然这二人是认识的,流觞真君也不会真的将人给杀了,但泄愤是一定要泄愤的。

    简直气死他了,如果是别人他真要将人给砍成八段才解气,可豪横的这仙二代加三代,他是没法将对方怎样,可要泄愤才行,气死他了!

    琼琳仙子就左边蹦一下,躲开他一剑,右边蹦一下躲开他再一剑。

    原本是泄愤的流觞真君越砍越来气!

    “琼琳!你有本事就别给我躲,你看我能不能将你给劈成两半!”

    “我傻呀我不躲!你差多行了啊!不要在小辈面前失了风度,你这人不是一向自喻翩翩公子的么?怎么能失了风度呢?”

    “去他娘的风度,你给我站住,好!我不出剑了,你过来给我把这块给弄干净!”

    “噗!哈哈哈~太臭了,你离我一百米远,咱们保持距离我给你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流觞真君气的胸口起伏,咬牙忍了,转头去看躲得远远的玄北,欲哭无泪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躲那么远作甚?”

    周轩唇角抽了下直接道:

    “太臭!”

    赵紫玥:“咱们还是往远处飞一段距离吧!这周围都是变异金苍耳子霍霍的,可能远处空气会更好些,师叔你那身上的臭味就能淡一些。”

    流觞真君深吸一口气

    “你那变异金苍耳子,这东西,可有解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啊!都是一次性的,这个,我买的时候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效果,不然,我可能不会用,毕竟太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真难得,这东西若是用在对手身上绝对能让对手抓狂,就连隐匿行踪都做不到,走到哪里哪里飘着恶臭还怎么隐匿行踪?

    可惜用之前不知道还有这种效果,如此一来,她对那位青竹更加好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