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洪荒,从不做凶兽开始! > 第三百三十一章镇元立威!(求订阅月票)
    降临之地是虚空深处,并非洪荒大陆某地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这里有着一团五色神光流转,像是一个漩涡,看不真切,亦无法窥探。

    伏羲眸光一扫,沉声道:“这是五行大阵,封天锁地。”

    “吾来一试!”

    太真王母说着,直接祭出自己的昆仑镜,镜光一照,原本漩涡一般不停旋转的五色神光顿时微微一滞,但随即镜光就崩碎。

    不过,只是这一瞬间,伏羲却已经抓住机会,以先天八卦图将其内情况映照了出来。

    却见五道身影各据五行方位,各持一杆旗幡,立下大阵。

    而在阵内,却是阴阳混同,雾气翻涌,却又是一座大阵。

    太真王母见了顿时目光一沉:“妖族五尊,混元河洛大阵!”

    伏羲和女娲相视一眼,顿时明白。

    上次得宝的时候红云老祖就被帝俊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大阵封天锁地,很是不凡,欲要堪破大阵怕是要费些时间,红云道友未必等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吾等需得强行破阵!”

    太真王母说着,又祭起一宝,却是混元幡。

    伏羲、女娲齐齐点头。

    伏羲手中先天八卦图一抖,立时化作一杆长枪。而女娲却是取出一枚绣球,极品先天灵宝,是此次外出游历所得之宝。

    这时,镇元子赶到。

    见到伏羲三人也顾不得见礼,只是喝道:“师弟、师妹,太真道友,吾来破阵,请你们准备破混元河洛大阵!”

    “可!”

    伏羲三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镇元子当即身形一摇,得到高人的形象一变,化作一壮硕樵夫模样,也不祭起何等宝物,只是抬手捏出拳印,悍然捶下。

    这一拳落下,虚空抖动,伏羲三人皆是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肉身,莫非镇元子师兄已经肉身成道?”

    伏羲和女娲暗暗猜测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脉,往往是肉身、元神、大道、元气,多路同修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肉身,好强的法力,镇元子道友于地道上的造诣亦是惊人!”

    太真王母亦是心惊。

    只见镇元子一拳落下,那运转的五色神光漩涡顿时停滞,紧接着咔嚓声传出,漩涡顿时炸开,化作五色流光向外倾泻,内藏的一方空间顿时呈现而出。

    但同时,五杆旗幡如枪,却也向镇元子扎来。

    镇元子凛然不惧,摇身一变,现出三首六臂之法身,赤手空拳施展神通,迎向五杆旗幡。

    而同时,一口利剑被他祭出,往混元河洛大阵刺去。

    这一剑落下,虚空都透明化,隐约可见浩荡混沌。

    后天至宝,元磁天剑,周玄所赐之宝。

    这一剑落下,五尊也不免受到影响,身形不稳,但五人脑后齐齐浮现一道光轮,立即就摆脱了元磁天剑的影响。

    镇元子以一敌五,不落下风。而元磁天剑斩落,却是让混元河洛大阵运转微微一滞,那团涌动的雾气炸开,隐约可见其中景象。

    伏羲早就准备好,趁此机会,手中先天八卦图所化的长枪扎下,生生洞穿雾气,然后长枪展开成图,开辟出一条通道来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太真王母当先而行,三人一起顺着伏羲开辟出来的通道杀入混元河洛大阵内部。

    只是,刚刚入内,一座雄伟宫殿就轰然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鲲鹏老祖的妖师宮,后天功德至宝!

    太真王母立即一摇手中的混元幡,混元一炁顿时犹如水波海潮,将落下的妖师宮拖住。

    但妖师宮上立即浮现一枚枚妖文,玄黄功德金光绽放,竟然将混元一炁炼开,化作妖气。

    太真王母微微色变,这后天功德至宝威能强的可怕。

    外面的镇元子感应到阵内的情形,元磁天剑当即刺下,插入混元河洛大阵,代替先天八卦图定住这座大阵。

    伏羲见此,当下心念一动,后面开辟通道的先天八卦图一缩,然后一卷,便将鲲鹏老祖的妖师宮给卷入图内镇压。

    “太玄的先天八卦图,竟然已经成了先天功德至宝……”

    鲲鹏老祖见了眼角直跳。

    他为了一件至宝千辛万苦,耗费了所有力气。

    可太玄那厮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,伏羲小儿,要镇压老祖的宝贝,你却还差些火候!”

    鲲鹏老祖暗自冷哼,竭力催动妖师宮。

    顿时,先天八卦图连连跳动,扭曲,仿佛随时要被撕裂。

    伏羲当即迈步落在道图之上,脑后浮现自己的先天八卦大罗天。

    道果与先天八卦图相合,立时稳住阵脚,旋即手中浮现一件后天功德灵宝‘瑟’。

    铮铮铮!

    琴音响起,内藏杀伐,扰乱鲲鹏老祖催动妖师宮。

    而空出手来的太真王母却是杀向了正在镇压炼化红云老祖的帝俊。

    只见熊熊太阳真火笼罩一座破碎的山脉,这山脉很显然是某次大战破碎,落入这虚空深处的。

    却是当年红云老祖得宝之后也察觉自己被盯上了,原本是要直接返回万象宮的。

    可帝俊却早早就通知了鲲鹏老祖和五尊来援,又以河图洛书干扰,五行大阵封天锁地,令红云老祖无法直接挪移回万象宮。

    红云老祖见此,也不敢往五庄观和自己的火云洞天去,免得被半路截杀,所以直接遁入虚空深处。

    借助虚空深处的复杂来躲避。

    这也的确起到了效果,被他找到了这处战场遗迹,藏身其中,一边祭炼刚刚得到的葫芦,一边设法摆脱河图洛书和五行封天锁地的影响。

    当终究功亏于溃,最后被困在了此地。

    不过,红云老祖反应也是迅速,并未死拼突围,因为他知道,自己突围不了。

    索性便以自己刚刚祭炼而成的九九散魄红葫芦与自己的大罗天相合,将这片残破山脉炼成一体,铸造成了一个乌龟壳。

    这才支撑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但此刻却也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鲲鹏老祖的妖师宮可不是寻常灵宝,帝俊也非寻常大罗金仙。

    但镇元子等人的到来,终究令他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太真王母和女娲杀向帝俊之时,一道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伏羲的琴音瞬间被破,太真王母和女娲顿时闷哼一声,身形踉跄后撤。

    太真王母顾不得去攻帝俊,混元幡一展,将自己和女娲护住。

    女娲稳住身形,脑后浮现造化大罗天,与太真王母方才受的伤瞬间被治愈。

    旋即,她就祭起红绣球打向帝俊。

    帝俊未想混沌钟出现,竟然不防御还敢攻击自己,只得匆忙元神出窍,手持大戟迎向红绣球。

    而此刻大阵之外已不止镇元子一人,巨灵氏、冥河老祖、五元老祖皆至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恰好尚未闭关,故而接到传讯便赶来了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混沌钟这才出现。

    太一并未现身,而是隔空驾驭混沌钟,与巨灵氏三人斗宝、斗法,却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此刻,这一场战斗已经引来洪荒内许多未闭关修行的大罗金仙的注意。

    见得是妖族和镇元子等人,许多人心念一转就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昆仑,三清相视一眼,然后齐齐动身。

    东海,雷泽氏同样心动,迈步而动。

    一位位大罗金仙开始汇聚战场四周。

    阵内。

    鲲鹏老祖和帝俊元神,一起挡住太真王母和女娲。

    太真王母和女娲虽然有强横灵宝在身,可却要不断受到混沌钟的干扰。

    而鲲鹏老祖和帝俊更非易于之辈,双方却是在短时间内斗了个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。

    炼化红云老祖的便只剩下了帝俊的肉身。

    他也是同时走元神成道和以道成道,此刻是大罗天化作太阳,以太阳真火将红云老祖笼罩。

    若非伏羲等人到来,只消一时半刻,他就能功成,夺取鸿蒙紫气。

    此时红云老祖的大罗天已经被炼的破破烂烂,九九散魄葫芦也是损伤严重。

    望着外面的厮杀,肉身犹如煮熟的龙虾一般的红云老祖咬了咬牙,已经被太阳真火侵蚀的元神飞遁而出,没入九九散魄葫芦。

    帝俊见此顿感不妙,下一瞬间,红云的肉身、大罗天就轰然爆开。

    可怕的毁灭能量向外席卷,虚空粉碎,混沌气滋生,但随即就被毁灭余波击碎成地风水火。

    太阳真火倒卷,帝俊肉身被炸飞,现出原形,羽翼乱飞,鲜血在滚滚毁灭冲击下堙灭。

    女娲、太真王母等人也顾不得厮杀,纷纷自保。

    毁灭能量从他们身上淹没而过,紧接着就撕开了原本就被镇元子的元磁天剑定住的河洛大阵。

    大阵一破,红云见机,驾驭九九散魄葫芦飞遁而出。

    镇元子见此一喜,袖袍一抖,吞天纳地,欲要将九九散魄葫芦收起,却有一张网将九九散魄葫芦兜住。

    有人浑水摸鱼,趁火打劫!

    镇元子面色一冷,元神飞出,与元磁天剑相合,一剑划下,轻而易举将那张网给切开,然后又一剑斩向虚空深处。

    惨叫声随即响起,两截尸体浮现,神血染红虚空,一道元神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一剑斩了一位大罗金仙的肉身,连灵宝都不要了,亡命而逃。

    这令暗中观战、蠢蠢欲动的人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刻镇元子还在与巨灵氏等人一起对抗五尊以及混沌钟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太玄圣人的弟子,肉身、元神成道,以道成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徒手硬撼极品灵宝,此等肉身,恐怕唯有巫族可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暗中许多大罗金仙看的心惊。

    三清此刻也在旁观,不过三人明显眼力更胜一筹,看出镇元子并非是肉身成道才肉身强大,而是开内天地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先天圣人法门,也有难易不同,强弱不同。

    “大兄,吾等是否要出手?”

    上清问道,已经有些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特别是看着凶猛的混沌钟,竟然牵制住数件至宝,让他不免心痒。

    况且,若是红云老祖保不住鸿蒙紫气,那自然该由他们收回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的师妹,太真王母可也是在呢,他们作为师兄的,在这里旁观,似乎有些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事关鸿蒙紫气,如今还不是时机。”

    太清摇头。

    鸿蒙紫气,诱惑太大了。

    镇元子虽斩了一位大罗金仙,震动人心,却还无法威慑所有人。

    陆续有人暗中出手,却不再是要收走九九散魄葫芦,而是攻向九九散魄葫芦。

    却是欲要打碎这件损伤颇重的灵宝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元磁天剑震颤,顿时,攻向九九散魄葫芦的灵宝纷纷不由自主向其飞去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出手的人,一个个感觉到不妙,纷纷竭力催动灵宝,但却无力摆脱。

    眼看十数件灵宝就要撞上元磁天剑,这口通体银白的利剑却是剑光向外绽放,璀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……

    如雨打芭蕉,一件件灵宝被剑光洞穿。

    但凡极品之下,不论先天、后天灵宝,皆无法抵挡剑光。

    一剑令十数件灵宝受损,但镇元子却并不罢休。

    如今红云是众矢之的,若不能震慑人心,今日难得善果。

    当下元神驾驭元磁天剑化作浩浩荡荡的剑光长河,长河如龙倾泻而出,汹涌如滔滔洪水冲刷而过。

    一口上品先天灵宝级别的长刀在剑光长河之中挣扎了一下,就被剑光冲刷的浑身孔洞,灵性大失,直接半废。

    然而,剑光不止,冲入虚空深处,将心疼的滴血,转身欲要遁走的长刀主人淹没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,这位大罗金仙肉身便只剩下了破破烂烂,满是剑孔的骨架,元神被剑光分解成亿万份。

    剑光洪流由此一顿,复归原形,却又是凌空一剑,以因果为引,一剑斩落,将这位大罗金仙寄托于天地间的真灵斩落。

    时空长河动荡!

    众多神圣皆看见一道身影跌落长河,被浪涛卷入河底。

    一位大罗金仙沉沦了!

    自量劫结束以来,这是首位大罗金仙在争斗之中沉沦。

    顿时如一盆冷水,浇醒了许多蠢蠢欲动的人。

    原本出手的人,也顾不得心疼灵宝受损,纷纷收了灵宝隐身遁走,免得自己成为了镇元子立威的对象。

    不过,镇元子此刻却也无暇再追杀这些浑水摸鱼之人,原本中规中矩的妖族五尊突然爆发,以先天五色神光,将九九散魄葫芦唰走。

    显然,此前拦在河洛大阵之外的时候,五人实际上并未出全力。

    此时,赶来的道盟强者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但同样,妖族强者也纷纷现身拦截。